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网站首页 最新资讯 族谱编修 重要信息 联谊动态 追宗溯源 族贤宗英 今日清河
 
今天是:  
 

 当前位置: 主页 > 追宗溯源 > 专家文集 >

 
 
  评明代徽州《张氏会修统宗世谱》
评明代徽州《张氏会修统宗世谱》
 
时间:2016-11-18 14:26来源:天下张姓与清河 作者:张华封 点击:

内容提要:明代徽州《张氏会修统宗世谱》是最先提出张氏始祖挥是“尹城派”,“封国在太原府属之地”观点,并把古代治水先驱台骀列为张姓先祖的张氏宗谱,但同时又称张氏始祖挥“居尹城,国于青阳,后改清河郡”,本文对这些记述涉及的“张氏始祖与尹城”、“台骀与张氏”、“张氏起源地与清河”三个问题进行剖析、评述。
目  录
一、关于张氏始祖与尹城
(一)称始祖挥为“尹城派”是对挥和尹姓始祖般(或殷)的混淆
(二)尹城不是太原,也不是清河,而是汾州地
二、关于台骀与张姓
(一)台骀是历代官、民所敬祀的汾水神,台骀庙是神庙,而不是张氏祖祠堂
(二)台骀的封地汾川在今山西新绛县一带而不在太原
(三)台骀之后是沈、姒、蓐、黄诸姓,与张氏没有关系
三、关于张姓起源地与清河以及清河与尹城
(一)“清河说”来源于“青阳生挥”的观点
(二)清河张氏兴盛、显赫,是张姓起源地“清河说”形成的重要因素
(三)当今“清河说”的基本论据之误和对尹城的迷惑
(四)清河地自是古青阳氏封国,而不是张氏起源地


《张氏会修统宗世谱》是现今所能见到的最早记述张氏起源地的张氏宗谱①。它刊印于明代嘉靖年间(费宏嘉靖九年撰序,故谱应在此时或稍前),由歙县定潭人张士镐(时为浙江按察使副使、前广信知府)、旌阳嘉会人张大鹏(时为福建按察使经历,前铅山县知县)通纂(即最后定稿),歙县邵村人、进士张浚、祁县塘头人、痒生张宪、祁县宣化坊人、处士张阳辉等十数人纂修(撰稿或提供资料)。由于它的撰修者官职和文化层次高,因而在张氏宗谱中有一定的权威性;它又是排版印刷,印数多,故流传也较广;对它之后的张氏宗谱,特别是对张氏起源地的认知,有较大影响。此后的张氏宗谱及姓氏著作经常引述它为据。
张氏得姓始祖,是黄帝时的挥,这是历代多数姓氏著述的观点,也是张氏姓族的共识;只不过有认为挥是黄帝之子的,有认为挥是黄帝之孙的罢了。而张氏起源地,或称发祥地,则历来观点不一。最先提出张氏起源地的东汉王符,他在《潜夫论》中认为是“河东张城、西张城”(河东,指山西西南部,在黄河陕、晋流段之东,秦、汉在其地置河东郡,故有是称)。张城、西张城今属永济市。张城,又称东张城,张阳城,今为开张镇。南宋罗泌《路史》认为河东张城乃黄帝臣张若封国,而挥之封国在“邢之任”,即今河北邢台市任县。不过,这两种说法,都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因而尚没有很大的影响。影响最大的张氏起源地观点,是“清河说”和“太原说”。《张氏会修统宗世谱》就同时并存了这两种观点。
《张氏会修统宗世谱》其“得姓郡望”记述:“吾张氏之得姓者,自轩辕黄帝第三妃彤鱼氏之子曰挥,观弧制矢,赐姓张氏;官封弓正,主祀弧星;居尹城,国于青阳,后改清河郡。此张氏得姓之由,而望清河郡者独最。”
其“本源记”则记述:“张氏出自姬姓,黄帝子少昊青阳氏第五子挥为弓正,始制弓矢,子孙赐姓张氏。尹城派:始祖挥公,受封之国在山西太原府属之地。挥生昧,为玄冥师。昧生台骀,能业其官,宣汾、洮,障大泽,以处太原;帝用嘉之,封诸汾川,掌水旱疠疫之职,即山川之神也;世飨其祀,今太原县有庙存焉。”
“得姓郡望”与“本源记”所述的主要不同点是:一、前者认为始祖挥是黄帝之子,而后者认为挥是黄帝之子少昊之子,即黄帝之孙;二、前者称始祖挥“居尹城,国于青阳,后改清河郡”,是张氏起源地“清河说”观点;而后者称始祖挥为“尹城派”、“受封之国在山西太原府属之地”,是张氏起源地“太原说”形成的基础;三、前者称尹城是始祖挥的居地,在“后改清河郡”的地域内;而后者认为尹城在太原府属之地;四、前者未述及挥之子或孙辈,而后者则称“挥生昧……昧生台骀”。
这里涉及的有三个问题:“张氏始祖与尹城”、“台骀与张氏”、“张氏起源地与清河”。以下结合当前的有关观点,予以分析和评述。
一、关于张氏始祖与尹城

称张氏始祖挥“居尹城”,或称挥为“尹城派”,在《张氏会修统宗世谱》之前,未之见。因此,《张氏会修统宗世谱》“本源记”很可能就是张氏起源地“太原说”的始作俑者。“太原说”,在张氏起源地诸说中独树一帜,赞成者不多,反对者驳之不倒,盖因未明其来龙去脉。
(一)称始祖挥为“尹城派”是对挥和尹姓始祖般(或殷)的混淆
首先说明,称始祖挥为“尹城派”,是不通的!挥是天下张氏始祖,是所有张氏的始祖(当然不包括由他姓改为张姓者),怎么能与他的子孙因迁徙而形成的支派相提并论称“派”呢?
尹城本是与尹姓联系在一起的。古今许多姓氏著述都称少昊之子殷封于“尹”或“尹城”,是尹姓得姓始祖。如唐代张九龄《姓源韵谱》②曰:“少昊之子殷,为工正,封尹城,后因氏焉。”当今姓氏著作大多都引述此说。③
张九龄《姓源韵谱》之后,唐代林宝《元和姓纂》曰:“少昊之子封于尹城,因氏焉。”南宋郑樵《通志·氏族略》曰:“少昊之子封于尹城,因以为氏。子孙世为周卿士,食采于尹,今汾州为尹吉甫墓,即其地④。”但《元和姓纂》、《通志·氏族略》没有说明这个封于尹城的少昊之子何名。罗泌则取郑樵之说,并认为这个少昊之子是般;《路史·国名记·小昊后国》曰:“尹(国):般之封,今汾州。郑樵说故尹地,及周为尹氏采。”(《路史》所言小昊,即少昊。下同)
般,又见于《山海经·海内经》:“少昊之子曰般,般是始为弓矢。”
这样,宋代就已有了以下各说:
“少昊之子挥,官弓正,始制弓矢”。(《新唐书》)
“少昊之子殷,为工正,封尹城”。(《姓源韵谱》)
“少昊之子般,始(是)为弓矢”,封尹城。(《山海经》、《路史》)
挥之“弓正”、殷之“工正”,不仅音同,职能也类似;殷、般封地相同,且字形相近(易传抄讹误);挥、般均“始制弓矢”。这就必然会产生同为少昊之子的挥、殷、般是否同一人的联想。而远在此之前,关于“挥作弓”的记载已经很多。如战国时期的《世本》就记载:“挥作弓。”(还有《尚书·顾命》曰“兑之戈,和之弓,垂之竹矢”;《荀子·解蔽》曰:“   作弓。”和 与挥,可能是音转而写异)。此后的《说文》云“挥作弓”,《原本广韵》、《三礼图》⑤云“黄帝臣挥作弓”,《北堂书钞》⑥云“挥始作弓”。至唐代《元和姓纂》,称“黄帝之子青阳生挥……始制弓矢”。与《山海经》一对照,“少昊之子般始为弓矢”,“青阳之子挥始制弓矢”,而汉、晋学者称少昊为青阳氏,则又等于说“少昊之子挥始制弓矢”。所以,及宋《新唐书》,就称“黄帝子青阳少昊生挥……始制弓矢”。可见,“少昊之子”、“始制弓矢”,把挥与般等同了起来,说明《元和姓纂》、《新唐书》事实上是把挥、般看作是同一人的。有这种认知,殷封尹城,般封尹城,自然也就等同于“挥封尹城”。这就是“挥封尹城”的来历,也是《张氏会修统宗世谱》“本源记”称挥为“尹城派”的原因。
在此过程中,误解、混淆《路史·后纪七·小昊》下述:“小昊……次妃生般,为弓正,是制弓矢,主祀弧星,封于尹城,世掌宫职……有裔子曰昧,为玄冥师,是生允格、台骀,俱臣高阳。骀宣汾洮,障大泽,封于汾川,沈、姒、蓐、黄实守其祀……”是更直接的原因。其中所称昧、允格、台骀,是《左传》首先记载的上古人物(见后文引述)。
裔,远矣。故裔子不是儿子,就是说金天氏之子不是昧,而昧的父亲是谁并不明。《路史》则认为金天氏之子、昧之父,是《山海经》所记述的般。这是《路史》的独有见解,但到了《张氏会修统宗世谱》,因为有挥、般为同一人的认知,变般为挥,就成了其“本源记”中所述:“尹城派:始祖挥公,受封之国在山西太原府属之地”、“挥生昧,为玄冥师,昧生台骀……”
不过,《路史》并不认为挥、般为同一人,对挥、般分的是很清楚的:《路史·后纪·黄帝纪》曰:“方雷氏生休及清……清为纪姓,是生少昊。次妃彤鱼氏生挥及夷彭。”就是说,挥和清都是黄帝之子,少昊是清之子,而般又是少昊之子,即般是黄帝之曾孙,是挥的侄孙。其世系关系是:


所以,《路史》所称的般,绝不是挥;所称的挥,绝不是般。而是认为挥封于张,而般封于尹;挥是张姓始祖,般为尹姓始祖(《路史》采郑樵“少昊之子封尹城,因以为氏”,而确认此少昊之子是般,事实是承认般是尹姓得姓始祖)。《张氏会修统宗世谱》“本源记”采《路史》之说,却把挥当成了般,把般当成了挥,绝对是混淆!此混淆导致了误张氏始祖挥封国尹城,也导致了误认为台骀是张姓先祖。这与《元和姓纂》、《新唐书》根据“少昊之子”,“始制弓矢”而事实上认为挥与般为同一人,内涵是不一样的。所以说,称挥封国尹城,是混淆了《路史》所述的挥与般。
(二)尹城不是太原,也不是清河,而是汾州地
尹城在哪里?多数姓氏著作认为在今山西隰县东北,包括张海瀛先生所撰《晋文化志·姓氏郡望》在内(见注{3})。如上所述,郑樵、罗泌认为尹城在汾州。汾州正在隰县东北,而隰县,乃汉蒲子县,其地曾置为南汾州、西汾州、隰州;汾阳,曾称隰城,置为隰城县,又为汾州治。二地很容易被混淆。因此,称尹城在隰县东北,或称尹城在汾州,实指同地。汾州,明代嘉靖年间,也就是《张氏会修统宗世谱》会修之时,还隶属于太原府(万历二十三年始升为汾州府),正是“太原府属之地”。可见,《张氏会修统宗世谱》“本源记”称挥“封国在太原府属之地”,是采郑樵、罗泌之说,指的就是汾州。尽管这也不正确,但并没有说尹城就是太原。然而,此后的一些张氏宗谱,沿相蹈袭,而且越来越走样。如,清乾隆十七年张日佐纂修的《清河张氏宗谱》还只是称:“挥,封国尹城,在山西太原府”。清嘉庆二十一年编修的《张氏合修家谱》就称:“始赐姓张挥公庙在山西太原府太原县尹城里。”清光绪四年张廷辉等纂修的《清河张氏宗谱》称:“尹城派,始祖挥公受封之国,昧公居之,在今太原府太原县。”光绪二十六年张庆彬所修《旌阳张氏通修宗谱》称:“尹城派始祖挥公,乐居之地在山西太原府太原县,有庙存焉。”就是说,把“太原府属之地”当成了“太原府太原县”,把太原县当成了尹城,从而把太原台骀庙所在地王郭村称为尹城里,甚至把“有庙存焉”所指的台骀庙也说成了“张挥公庙”。
太原县地是否曾称尹城呢?回答是否定的,因为没有这方面的根据。太原县治原为晋阳城,秦为太原郡治,汉为晋阳县,隋始称太原县。宋太宗毁此城,移城于今太原市城区。史籍和方志都没有晋阳或太原县又称尹城的记载!现在有著称:“太原县即古晋阳城,亦称尹城……是为纪念尹铎保卫晋阳而得名”(《中华姓氏谱·张》),就失之于无据。晋阳城是春秋晋国卿士赵简子所修,赵简子曾派其谋臣尹铎治理过此城,尹铎违赵简子意加固和增添原有防御工事,差点被赵简子杀掉。但在后来赵襄子保卫晋阳,抵抗智伯联合韩、魏的围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并没有因此而称晋阳城为尹城。何况,保卫晋阳的胜利,论功也应首推张孟谈的反间魏、韩之计,轮不到尹铎。
上述清嘉庆二十一年的《张氏合修家谱》称:“始赐姓张挥公庙在山西太原府太原县尹城里。”不仅把台骀庙当成了张挥公庙,而且还把台骀庙所在地——今太原市晋源区王郭村当成了“尹城里”,附会观点越陷越深。明制,城中曰坊,近城曰厢,乡都曰里。里作为乡都行政编制,相当于村。“尹城里”就是“尹城乡都”的泛称;而对一个具体村落,应当有具体的名称,如王郭村,当时就应叫“王郭里”,而不能笼统地称为“尹城里”。称王郭村为“尹城里”,本身就不通,恰恰是附会的痕迹。

二、关于台骀与张氏

台骀在张氏起源地“太原说”形成和流传的过程中,是个非常独特而重要的人物。他本与张姓毫无关系,是《张氏会修统宗世谱》因误解、混淆《路史》关于般的记述而把他误列为张挥的孙子,但也只是很朴实地称“太原有庙存焉”。而后人不断加以发挥,把太原台骀说成是“张挥公庙”、“张氏祖庙”、“目前我国有史可查的第一座最古老的张氏祠堂”、“在我国史前史中是仅次于中华人文初祖黄帝陵苑的一座封国宗庙,这一张氏祖庙可称为中国第一氏族家庙”,并把这个台骀庙所在地太原晋源区的王郭村说成“是张氏的发祥地”、“张氏开宗立姓之地”。这都不符合历史事实。历史事实是什么呢?
(一)台骀是历代官、民所敬祀的汾水神,台骀庙是神庙,而不是张氏祖祠堂
台骀,最早见于《左传·昭公元年》关于郑国大夫子产答晋平公问卜的记述,其文曰:“晋侯有疾,郑伯(郑简公)使公孙侨(即子产)如晋聘,且问疾。叔向(晋平公大臣)问焉,曰:寡君之疾病。卜人曰:‘实沈、台骀为祟,史莫知之,敢问此何神也?’子产曰:‘……昔金天氏有裔子曰昧,为玄冥师(玄冥的老师。玄冥,传说中的北方水神),生允格、台骀。台骀能业其官,宣汾、洮,障大泽,以处大原(疏通汾水、洮水,围堵大片积水,使人们得以在广阔平坦之地居住)。帝用嘉之,封诸汾川。沈、姒、蓐、黄实守其祀。今晋主汾川而灭之矣。由是观之,则台骀,汾神也。抑此二者(指实沈、台骀)不及君身。山川之神(台骀),则水旱疠疫之菑(同灾),于是乎萗之;日月星辰之神(实沈),则雪霜风雨之不时(不时,不合时辰而发生),于是乎萗之。若君身,则亦出入、饮食、哀乐之事也,山川、星辰之神,又何为焉!’”《左传集解》注曰:金天氏,帝少昊;帝,颛顼;沈、姒、蓐、黄,乃四国,台骀之后;萗,音“营”,祭山川之神以祈福也。(括号中注文乃本文注释,下同。)
《史记·郑世家》的记述是:“二十五年,郑使子产于晋,问平公疾。平公曰:‘卜而曰实沈、台骀为祟,史官莫知,敢问?’对曰:‘……昔金天氏有裔子曰昧,为玄冥师,生允格、台骀。台骀能业其官,宣汾、洮,障大泽,以处太原。帝用嘉之,国之汾川。沈、姒、蓐、黄实守其祀。今晋主汾川而灭之。由是观之,则台骀,汾、洮神也。然是二者(实沈、台骀)不害君身。山川之神,则水旱之菑,萗之;日月星辰之神,则雪霜风雨不时,萗之;若君疾,饮食、哀乐、女色所生也。’”
可见,台骀是古代治水先驱。由于他有“宣汾、洮,障大泽”的功绩,被古代先民尊崇为汾水神,“山川之神”。因此,在汾水流经之地,多处建有台骀神庙敬祀。《张氏会修统宗世谱》“本源记”所述“太原县有庙存焉”,指的就是曾建于今太原市南效晋源区王郭村附近的昌宁公庙(即台骀庙)。此外,见于史籍的台骀庙,还有曲沃的台骀祠、汾阳的昌宁公庙和宁武的昌宁公冢庙,晋祠中,还有一座王郭村附近的东庄高氏族人于明嘉靖十二年自费私建的台骀庙。
明嘉靖《太原县志》对王郭村台骀庙有如下记载:“汾水川祠,一名台骀神庙、昌宁公祠,在王郭,晋泽南。金天氏有裔子曰味,为玄冥师,生台骀,能业其官,宣汾洮,障大泽,以处太原,帝嘉之,封诸汾川,后人立庙祀之。节度使卢钧不欲名之(不希望人们直呼台骀的名子),改以是名(汾水川祠)。晋(五代后晋)封昌宁公,宋封灵感元应公,赐额曰宣济庙,有掌禹锡所撰碑。明洪武七年重修,有司岁以五月五日祀焉。”可知这个台骀庙本名台骀神庙,唐代节度使卢钧改名汾水川祠,五代后晋皇帝封台骀为昌宁公,故又称为昌宁公祠。显然,这是官府所修,官府定名,官府定期公祭的公庙。
晋祠台骀庙在清雍正八年修葺时,高氏后代高若岐所撰《重修晋祠台骀庙碑记》,对王郭村台骀庙的公庙性质,说得更明白:“王郭村昌宁公庙……此县中之公庙。每岁端午日,有司祭之。”这与同族人供奉、祭祀祖先的祠堂毫不相干。
宋仁宗时官府重修这个台骀庙,并州通判掌禹锡所撰《重修昌宁公庙碑记》⑦曰:“昌宁公即金天氏之遐裔,世长水官,通汾、洮,障大泽,而能世续其业,以处太原。《春秋》左氏(左丘明作《左传春秋》,又称《左传》)纪之详矣。”可见,庙是根据《左传》的记述而建,不会早于《左传》传世之前。
此《碑记》还记述:“在昔建祠,居泽之阳。渊渟神瀵,洪波浩渺;蒲苇蕃 ,鱼鸟游泳;力田生聚,赖其遗利。或水潦作,一时缺雨,帅府以牲币萗之,必如响应之验;及天有六气,晦民生疾,编民以豚蹄祝之,多获勿药之喜。”其意思是说,当年庙建在晋泽边,水势壮阔,水产丰盈,其地成了人口众多的鱼米之乡,这都是台骀治汾带来的好处。有了涝、旱灾害,官府用牛羊纸钱到台骀庙祭祀,有求必应;老百姓有了病,去庙里摆上猪蹄子祈祷,不用吃药就好了。
这清楚而形象地说明了,无论官府还是民间,都是把台骀作为神,为祈求保佑而祭祀的,是公众的祷神活动,与同族人祭祀祖先根本不是一回事。两部《统宗世谱》“本源记”也讲得很明白,因为台骀是“山川之神,掌水旱疠疫之职”,所以才为其立庙,“世飨其祀”。
晋祠中的台骀庙,是高氏族人“思(台骀)宣、障之功,祀以报之”(高庄地本在大泽中,因台骀宣、障之功而得以为高氏族人居地),“高氏始之,高氏继之”。连外姓人都建台骀庙,祭祀台骀,怎么能说台骀庙是张氏祖祠、家庙呢?
其它台骀庙同样是神庙,官民祭祀活动同样是公众祷神活动,与族人在祠堂中祭祀祖先完全是两码事。
据雍正时的《山西通志》记载,曲沃的台骀祠,所在地就称为台神村⑧;汾阳的昌宁公庙,当地也称为“台骀神庙”⑨;宁武的昌宁公冢庙,是建在台骀墓地的庙,金张守愚所撰《汾州昌宁公冢庙记》曰:(金章宗)明昌五年,州判官任知微“追查图志,以《春秋传》考证”,才弄清楚了“为神之墓,神之庙矣”。
唐朝时,官民曾向汾州昌宁公庙祈雨,令狐楚(曾为宰相)撰有《谢雨文》;金大定十三年又“祷雨有应,王遵古记(其事)”。而宁武的昌宁公冢庙,经重修,“于是,以每岁仲夏,洁诚修祀,具牢醴牲饩奠于堂上,作乐舞戏伎拜于堂下。是日,阖邦远近,观者如市,以极岁一方之游乐也。”
(二)台骀的封地汾川在今山西新绛县一带而不在太原
汾川,就是汾水流经的平坦之地。汾水千里,自然应有数不清的汾川。但是,台骀“宣汾洮,障大泽,以处大原”,“台骀,汾、洮神也”,“沈、姒、蓐、黄,实守其祀”,限定了台骀的封地汾川应在汾水和洮水流经的“大原”上,还应是台骀之后沈、姒、蓐、黄四个封国的所在地。
汾水固然流经太原,可称其地为汾川,但是,洮水呢?沈、姒、蓐、黄之国呢?
晋境的洮水,源于绛县,流经闻喜。《后汉书·郡国一·河东郡》“闻喜邑”下注曰:“有涑水,有洮水。”《水经注》卷六“涑水”条,记载甚详:“涑水出河东闻喜县东山黍葭谷,俗谓之华谷,至周阳(《魏书·地形志》曰闻喜县有周阳城,当在闻喜县东六十里)与洮水合。洮水源出清野山,世人以为清襄山也。其水东经大岭下(横岭,山在闻喜县东南九十里,跨绛及垣曲县界,在闻喜者名小横岭,在降县南者名大横岭,在垣曲西北者名清廉山。清廉、清营、清野、清襄四名皆横岭山也),西流出唅谷口(即烟庄谷口,出谷即闻喜县界),西合涑水。郑使子产问晋平公疾,平公曰:‘卜台骀为祟,史官莫知,敢问?’子产曰:‘……台骀能业其官,帝用嘉之,国于汾川,由是观之,台骀,汾、洮神也。’贾逵曰:‘涑、洮,二水名。司马彪曰洮水出闻喜县,故王莽以县为洮亭也。’然则涑水殆亦洮水之兼称乎?”括号中注文为清代董佑诚、赵一清等学者对郦注的注释⑩。《水经注》这段记载,说明了:一、洮水源出绛县横岭山,在闻喜县周阳城与涑水合;二、这个洮水就是台骀“宣汾、洮”的洮水。
其实,现称的涑水,至少其中部分流段,古时就叫洮水。根据是:一、除《水经注》上述记载外,《水经注释目录》(有注释的《水经》目录)“涑水”条下注曰:“《续汉书·郡国志》曰闻喜邑有涑水。《汉志》王莽改河东郡曰兆阳,左邑曰兆亭,兆即洮,洮水即涑水。{11}”二、《山西通志》卷二十八记载:“洮水在闻喜县东六十里,……按:自横水来者涑水,自磨里来者洮水。汇而为一,爰名涑洮。”(横水,磨里,均为绛县地名)
台骀之后的黄国也正在这洮水流经地(沈、姒、蓐这三个封国也应在同一地域,但具体位置无记载可查)。刘佐平所著《中华姓氏通书·黄姓》(东方出版社,2000、12)说:“台骀治汾、洮两河,治理得很好,颛顼就把汾川流域封给他作采邑。台骀的后裔在这里建立了沈、姒、蓐、黄四个小邦国。汾水即今山西汾水,洮水为今山西闻喜县涑水上游的洮水。洮水北岸、绛县西30里地名横水,即黄水;旁有一溪名横水,又叫黄水,为洮水支流。这一带便是古黄国的故地。晋强盛起来后,黄国首当其冲被晋灭掉。其族人以国为姓,成为历史上黄姓宗族的一支族源。”
王大良、刘翔南等编著之《中国大姓寻根与起名·朱黄罗蔡》(气象出版社,1990、1)也有类似论述。其中说:“今山西省洮水北岸有地名横水,在降县西三十里。何光岳先生认为,横与黄通,即黄国故地。旁有一溪名横水,又叫黄水,南注入洮水。”
可见,台骀受封之地汾川,当在古黄国所在地及其附近,即今山西省降县、闻喜、曲沃、侯马、新绛一带,而不在太原。对此,还可以举出以下证据:一、晋祖叔虞初封之地唐,乃今山西省翼城县一带区区之地(《史记·晋世家》:“唐在河、汾之东,方百里”),与上述黄国紧邻;晋初灭了沈、姒、蓐、黄这几个小国之后,才有了今绛县、闻喜、曲沃、新绛一带地盘,成为晋国的核心地区,“今晋主汾川而灭之矣”,说得就是这段历史。这一片地方就是台骀所封之汾川,是其后的沈、姒、蓐、黄之地。大约500年以后,今太原其地才为晋所有。因此晋所主的“汾川”,所灭的四国,自然不在太原;二、《路史·国名记·少昊后国》曰:“汾(国):台骀封汾川,以处太原,降州正平之汾水也。故曲沃有台骀神。《元和(郡县)志》(记载)台骀祠在曲沃西南三十六里。”正平县即今山西省新绛县{12};三、曲沃的台骀庙在台神村,以台神作为地名,说明了那里与台骀有更密切的关系;四、汾河下游和涑(洮)水流域分属临汾盆地和运城盆地,有广阔平坦之地,即“大原”。如古籍记载之晋原,就是其一部分,而且与少昊之后封国有关{13};五、今之历史学家田昌五先生考证认为:“台骀在何地?……在今晋南之大原上,南滨大泽,北带汾、洮,实相当于今之闻喜。{14}”六、这一带古时湖泊、沼泽比较多,除了著名的解池外,见于古籍的,还有今新绛县的王泽{15},有闻喜县境内的董泽{16}、美阳川大泽{17},还有在汾水支流浍水流经处的少泽等{18}。它们就是台骀“障大泽”的大泽。
误认太原县其地是台骀封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误解了大原或太原的含义。《左传》谓台骀“宣汾、洮,障大泽,以处大原”,就是疏通汾水、洮水河道,对汇聚的水泽筑堤设堰,使人们得以在“大原”上生活。辞书曰:“广平曰原,谓宽广平坦之地也”。大原,就是原之大者;大、太相通,所以《左传》记“以处大原”,《史记·郑世家》记“以处太原”,都是指居住到广阔平坦之地。《尚书·禹贡》曰:“既修太原,至于岳阳”,其“太原”也是同样含意。但后人误解大原或太原为地名太原,特别是杜预注《左传》云:“大原,晋阳也,台骀之所居者”,望文生义,更起了极大的误导作用。实际上,秦庄襄王三年(公元前247年)置太原郡,始有地名太原。
(三)台骀之后是沈、姒、蓐、黄诸姓,与张氏没有关系
《左传·昭公元年》和《史记·郑世家》所述“金天氏有裔子曰昧,昧生允格、台骀”,并未涉及张姓始祖挥。从战国时期的《世本》到清代马骕所著《绎史》,诸多记述了挥的著作,多称挥为少昊之子或黄帝之子,但均没有记载挥子是谁。那么,《张氏会修统宗世谱》“本源记”根据什么说昧是挥之子?台骀是挥之孙?根据就是《路史·后纪七·小昊》所述“(小昊)次妃生般……有子曰昧,为玄冥师,是生允格、台骀……”把其中的般误解、混淆为挥。
台骀是“沈、姒、蓐、黄实守其祀”,就是说,沈、姒、蓐、黄这四个小国的君主是它的后代,与张姓并没有关系。宋邓铭世《古今姓氏书辩证》说:“黄姓,出自嬴姓。少昊金天氏裔子曰昧,号玄冥,生台骀……其后为沈、姒、蓐、黄四国,以国为姓。”《路史》说:“台骀之后,有台氏、沈、姒、蓐、辱(及黄)之氏。”张澍所辑并补注之《世本》曰:“沈,姬姓。此沈在汝南,与沈、姒、蓐、黄之沈在汾川者有别,彼为少昊后也。”《姓氏考略》也称沈姓、蓐姓是台骀之后。
台姓及骀姓也出自台骀。东汉应劭《风俗通》、《路史》、《山西通志》均有此记载。
现代姓氏著作,如上述刘佑平《中华姓氏通书·黄姓》说得更明白:“……晋强盛起来后,黄国首当其冲被晋灭掉。其族人以国为姓,成为历史上黄姓宗族的一支族源。”
如果把台骀当作张姓先祖,则沈、姒、蓐、黄、台、骀诸姓,至少各有一支出自张姓,没有根据可以这样认为。不仅台骀事迹出处的《左传》、《史记》没有台骀与张姓有关的蛛丝马迹,而且,无论曲沃、太原、汾阳的台骀庙,还是宁武的台骀冢庙,以至晋祠台骀庙,有关遗存文献,也都没有台骀与张姓有关的只言片语。
现今史学研究,对台骀祖出,只有考证。上述刘佑平所著《中国姓氏通书·黄姓》论述说:台骀祖出东夷族以凰鸟为图腾的黄夷。而这支黄夷又来自今内蒙古的西拉木伦河流域。颛顼取代少昊的部落联盟首领之后,东夷族纷纷向内地迁徙,黄夷是其中的一支。昧是黄夷首领,为颛顼的水官,并且是北方水神玄冥之师。昧子台骀被颛顼派去治理汾水和洮水。其后裔所建黄国,位于黄(横)水旁、地名也为黄(横)水的地方,在今山西省降县境。
若台骀为东夷族的后裔,那就与黄帝族后裔的张姓相去更远。
现代历史学家田昌五先生则认为“台骀就是古之有邰氏。也可解为台姓之骀国,在今山西省闻喜县一带。{19}”有邰氏是周祖契的母亲出生的部族,处在闻喜一带{20},与台骀之后的封国地域是相符的。
台骀与金天氏之间的世系关系,早就有学者提出质疑。唐代孙颖达《春秋左传正义》曰:“昧于金天氏已云裔子,台骀又是昧之所生,则去少昊远矣。”现代古史专家、考古学家徐旭生先生在《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10)第二章中说:“句芒、祝融、蓐收、玄冥诸名,第一字大约全是地名,比方说,蓐收的蓐,大约就是‘沈、姒、蓐、黄’的蓐。”此处徐先生自注曰:“后来作综合工作的人说少昊为金天氏,唯一的证据就是据《左传》所说:‘昔金天氏之子(应为裔子——本文注)曰昧,为玄冥师’……玄冥实即商侯冥,不会有疑问。冥生于夏中叶,时代相当明确。并且‘昧为玄冥师,并非为玄冥。昧为玄冥师,就足以证明他与商侯冥同时。”按徐先生此述,昧与挥不是同时代人,自然说不上父子关系,台骀当然就更牵扯不上挥的孙子。但是,昧与冥同时为夏中叶人,与“金天氏有裔子曰昧”倒是相符——裔,远也;与孙颖达的疑问也相通{21}。
徐旭生先生所述,还涉及到金天氏是否少昊的问题,这不是没缘由的。因为,《左传》讲金天氏,并未说就是少昊;是汉书和后来的注家称金天氏是少昊,又被一些著作沿袭下来,而理由却颇混乱。因此,徐旭生先生说:“就(昧与商侯冥同时)这一点已经足以驳斥少昊为金天氏的说法。”这个问题最先起自清代崔述{22}的《补上古考信录》:“金天氏之名见于《春秋传》,但云‘裔子为玄冥师’而已,未言为少昊也。刘歆盖以《月令》秋帝少昊,秋于(五)行为金,故以金天氏为少昊耳,不知五德之说本邹衍之妄谈。且颛顼不取号于水,宁少昊必取号于金乎?”如是,连金天氏是否是少昊都成了问题,那么被称为金天氏裔孙的台骀与少昊之子般或与轩辕皇帝之子或孙的挥,又能是什么关系呢?
本文无意对黄帝与少昊以及昧、台骀等上古人物的血缘关系和族群关系得出结论,也做不到这一点。引述各种不同的观点,是为了说明,认定台骀为张姓,有失轻率。《左传》传世前,人们并不知台骀为何人,甚至连晋平公的史官也“莫知”。《左传》传世后,2000多年间连张姓人群也不知台骀姓张,这是因为台骀本来就与张姓无关。在信息不发达的时代,《张氏会修统宗世谱》发生了误解、混淆,是可以理解的;现代人有充分的条件来进行辨别,不应当再依错就错。

(责任编辑:zhang)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张姓祖根在濮阳
打印
 
最 新 热 门
  • 张氏起源
  • 张姓始祖挥公为黄帝五子正辩
  • 中华张氏源流世系辩证
  • 评明代徽州《张氏会修统宗世谱》
  • 通俗辩说“天下张姓出清河”
  • 对朱教授关于“张姓祖根在濮阳”
  • 张华封先生致函
  • 张姓的起源、迁移与分布
  • 古代显贵家族:清河张氏
  • 从唐代墓志看清河张氏社会地位之
  • 最 新 推 荐
  • 虚实之间:唐传奇中的清河张氏

    虚实之间:唐传奇中的清河张氏 清河张氏是中古著姓。张氏为姓,清河为望,已是约定俗...

  • 唐宋时期清河张氏的家学与家风

    唐宋时期清河张氏的家学与家风 李学东 ( 邢台学院法政学院历史学 2011 级本科 1 班 ) ...

  • 中华张氏源流世系辩证

    中华张氏源流世系辩证 张梁森 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 5000 多年悠久文明历史的伟大民族。...

  • 相 关 文 章
     
     
         
     

    冀ICP备11011604号 邢公备13050002000813
    网站管理:中国河北·清河县张氏文化工作办公室

    通信地址:河北省清河县岷山路奥捷科技大厦1117室(张氏办)  邮编: 054800
    联系电话:0319-8166876 传真:0319-8166862 电子信箱: qhszcwh@163.com